Rie zone

Don't drag me down just because My wings are one hundred percent oganic.

HistoricalPics:

“豌豆射手”
- 1930年代,东伦敦,史密斯夫人的工作是吹干豌豆打到客人的窗子上,把他们叫醒。当时闹钟很贵还不靠谱,就产生了这样的工作。

HistoricalPics:

哥本哈根艺术家Matthew Simmonds雕刻的微型建筑作品,他尤其关注中世纪时期的神庙建筑。

两只脚的怪物

有时候你看着那些穿着像网红,身材还不错,头发飘飘,耳环亮晶晶的女人,以为是个会过生活的人类

可是想不到吧,这种人嘴里可是一套一套的,像是在吐屎一样,果然人不可貌相啊

我服了


HistoricalPics:

“简单的美丽”—— 德国裔美国画家Heide Presse的油画作品。
- “祝您和家人周末愉快!”

有人缺梗吗!!

骨科真香啊,吃了这么久,像嗑毒一样

(啊,我终究还是遁入了神奇动物之绝美兄弟情的世界)

写论文的时候,突然发现如果Theseus因为一个卧底任务的应酬需要一个宴会舞伴,同时Leta恰好因为jio受伤,加之身份(碍于其家族)容易暴露,所以Leta去联系了Newt,希望他帮忙,但是因为一些芥蒂,(啊,你懂的,Newt本来就喜欢哥哥,但是哥哥有未婚妻) 虽然是好朋友Leta的请求,但是Newt没有说明白要不要去。后来,在宴会上,宣布来宾的时候,Theseus一个人就有点尴尬了,因为女伴没有来,但是别方啊!Newt慢慢出现在Theseus身侧,羞涩委婉地挽着哥哥的手(当然是我们喜闻乐见的绝美女神Lily啦哟嚯!!)。 Theseus在震惊中一阵兴奋,但是任务在身,一直压抑自己(面对如此秀色可餐的弟弟难为哥哥了),因为男扮女装的Newt太美丽,太惹眼,有好多臭不要脸的美国麻鸡过来勾搭,吃豆腐,Theseus全部都好好戏弄了一顿。然后带着Newt离开了舞会,走到了花园里面,哈哈哈哈花当然是百合花喽,Lily其实就是百合花的名字,唉,都怪Theseus爱吃醋,他不希望别人盯上自己的Lily,所以趁着头热,就哔――你懂的。幸幸福福美滋滋~

啊,别问我为啥在写论文的时候会想这些。

有没有太太愿意写呢?(仰天)

今天也是靠着绝美兄弟情苟活的一天呢……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傲寒404: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

  • 小红心=我读过了您的文,很喜欢,谢谢。


  • 小蓝手=我读过了您的文,喜欢,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。


  • 评论=我读过了您的文,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,或者,我只是想交流,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。虽然,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。





但是我想,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:



  • 小红心=就是……Mark啊……扫文标记,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,所以留个痕迹,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,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,这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


  • 小蓝手=基本不点啊……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,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


  • 评论=我真的只是小透明,虽然很喜欢,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,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,么么几




不好意思,综上所述,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?


答案是:什么也没有。


你做的只是“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”




好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请问: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?


“你说话真难听!”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。


但这真有趣,你没有说,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?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?




好了,您看到这里,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,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,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,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,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,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,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,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,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。不好意思,这是什么鬼逻辑?我拒绝,也不爱听。


请问:“我只是一个小透明”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?


我不作答,你觉得呢?




我生怕有人误会,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。白食党=喜欢某文,但只选择扫过,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。他们没有点红心,没有蓝手,没有评论,没有关注,没有表白。我的意思是,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,只是静静地扫了文,走了。


所以现在,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


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,没人看,没人响应,最后写手退出了,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。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?凭什么?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?有吗?


但,如果不是呢?


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。


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,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,而玻璃心该死,不碎不痛快,这个我懂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,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。


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,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,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“若圈冷水深,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;若圈热水浅,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。”但我想大家都知道,我今天所谈的,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。


最后,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,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,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,我并不知道,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。


题目是: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,我们还能做点什么?




:)


结尾是,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,不包括白食。


希望您能看到,今天我所写的是“表达爱的方式”,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“爱”之上的,因此,在这里所说的一切,都只是针对“全然沉默的喜欢”或是“无意的伤害”,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,只是“有时候”,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“经常”。


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,一句“很喜欢,谢谢太太,请加油”都不算是白食,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。我想……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,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?


环境恶劣,我们头脑风暴,提出修改意见。


环境恶劣,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,彼此抱团取暖。


环境恶劣,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,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,要么被自然淘汰。


以上。



天冷了,我还活在一美的蓝色大海里

咖啡酒加冰:

20世纪初,以爱迪生和亨利福特为首的几位大佬会每年夏天一起出游,向媒体公开的那种。

某一年夏天车出了问题,不得不去小镇里修车,发生了这样的对话:

“像是电力系统出了问题。”

“不。我是爱迪生,我看过了,电力系统没问题。”

“问题在燃油上。”

“不,我是亨利福特,我看过了,燃油系统没问题。”

修车匠看着约翰巴勒斯,“那你是圣诞老人对吧。”

HistoricalPics:

“我觉得这只海龟是被毒液上了身了。”